当前位置: 主页 > 初中作文 >

世界博彩公司

2015-08-18 12:14 作文写作网 点击:
世界博彩公司

映入我们眼帘的确实是人,但都不是正常人。他们身穿清朝官府,背后的圆圈中写着一个黑色的‘士’字,头顶上竟然是配套的官帽。每个人都是面色苍白,双眼紧闭,眼圈呈青紫色,额前贴着一张写有红字的黄色符纸,俨然就是电影中清朝僵尸的模样!

彻底忙完之后天色已经渐晚,打发走了装牌子的工人,老钱说什么都要下馆子喝点。我们几个小时前刚跟那壮汉在四星级酒店消费了两千多块大洋,现在肚子还撑得不行,哪里还吃的下去。连忙拍手拒绝。老钱见状,直接到街口饭馆打包了四个硬菜,又翻出了一瓶他珍藏的‘望庐山’,直接坐在聚财堂里三人喝了起来。

胖子见状眼珠一转:“看着两个南蛮子也有几分本领,咱不如和他们联手一起进墓,也省的到了地方白费力气。”世界博彩公司也觉得这主意可行,毕竟如果真是一座大墓,那里面的宝贝不会太少,于是点了点头。胖子当即探头就是一嗓子:“我说两位仁兄,你们瞧完了没,我们可听半天了。”

不知不觉又过去了一个小时,我前前后后忙活了半天,却仍然一无所获。盖上箱子,我坐回到沙发上一脸郁闷,拿着手机在网上搜索有关‘黑玫瑰’的信息。网上有不少图片资料,但是都跟我最初了解的一样,那些所谓的‘黑玫瑰’本体,其实都是蓝玫瑰或紫玫瑰。关于真正的黑玫瑰,结果只有一个:不存在!

当然这些都是我虚构出来的,真正的事实现在没有人知道。时间在我杂乱的想象中一分一秒的过去,我看了看手,凌晨两点,楼下已经没有了喧闹之声,估计那口棺材不是放在一层就是也被安排在了二层之中。我有心去提醒王博士等人,想告诉他们棺内其实八成会有异变,但又有谁会相信呢?

几人说话的空当骰宝已经将那把弯刀拿了出来,塞进套子里不大不小正合适。我接在手里仔细摸了摸,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好像比普通的尼龙材料更硬了一点,于是也开口质疑:“机场的安检可不是闹着玩的,如果真有能避过安检的玩意,那些贩毒走私的岂不是更加方便了?”

所有考古队员全都抱着箱子排成一排,沿着我们来时的方向井然有序前进,我和世界博彩公司也被夹在中间。但是没走出多远,我就开始感到双臂发酸,仿佛怀中的箱子在越变越沉。正走着,刘斌忽然从后边追了上来,怀里也抱着个同样的箱子,看到我们满脸堆笑:“领导怎么能干这种粗活,要不把箱子给我吧。”说着竟然将自己怀里的箱子夹在腋下,腾出另一只手过来接我的箱子。

看着旁边无力瘫倒的黑人,我重重的松了口气。骰宝也抹了把脸上的血迹,憨声笑道:“赢了,咱们……把他打倒了!嘿!老张你可真厉害!”我苦笑一声:“阴差阳错罢了,就我现在这个状态,估计连个小学生都够呛能打的过。船上的劫匪还有很多,不过咱们已经尽力了,还是先回快艇吧。”

世界博彩公司看了看地上那块被他用旋风铲推掉的金砖冷笑一声:“墓里这小子可真够阴的,放这么多金块子诱惑人,有贪财的若是撬开一块这整个墓道恐怕立刻就会被墙内的水银所覆盖,也亏着咱没走正门口。

一夜过去,等到独赌毒醒来的时候天色已经大亮,昨夜铺好的干草也已经去了潮气。他伸了个懒腰将干草堆在石墙下边点燃,一边让烈火烧灼石墙一边蹲在火堆旁边烤着自己潮湿的衣服。待到他将衣服裤子烤干,干草也差不多烧的只剩灰烬,原本漆黑的石墙此时颜色变得更浓,被大火烧的滚烫。

看着骰宝吃的那么香,我也禁不住咽了口唾沫,伸着鼻子轻轻闻了闻手中的糕点,差点就忍不住也咬上一口!

遇到这种情况我心里的一地想法就是自己还没睡醒!曾经我看过一篇报道,专门讲述了人在睡眠的时候会出现‘假睡’现象。‘假睡’顾名思义并不是假装睡觉,而是在有的时候某些人会在睡觉的时候忽然睁开眼睛。这个时候人的意识是清醒的,也可以看到外界所发生的一切事物,但身体仍然处在睡眠状态,所以就出现了‘只能看,不能动’的状态。

这团从近百米高沙丘顶上轰鸣而下的黄沙不知道有多少,给我带来的感觉就好像有十个骰宝一起压在了后背上一样,一阵剧痛瞬间本来就有伤的脊椎和腰椎传来,我甚至能清楚的听到骨骼断裂的‘咔嚓’声音。随着头顶上的黄沙越积越多,我感到胸腔被挤压的生疼,同时呼吸也越来越困难。

让他们在上边坐好,我则攀爬到世界博彩公司身边死死抱着主杆。在这种危急时刻,想着自己的姿势,我的脑海竟然浮现出了树濑的样子。当初我还羡慕人与自然里的树濑:天天抱着树干睡觉多么幸福,如果我也能那样就好了。想不到现在自己的愿望竟然会在这种情况下实现……

玻璃胚说白了就是最原始的玻璃,是将沙子在高温状态下溶化所得到的液体凝固后的固体,也就是杂质较多的玻璃。这种玻璃制作工序简单,但成品十分粗糙,不禁因为杂质太多而影响通透性,还会导致玻璃薄厚不均夹杂气泡。当然优点也是有的,这种玻璃胚耐高温,硬度比防弹玻璃还要强上一倍。

小马听了‘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这……这玩意这么厉害啊,那咱们赶紧走吧,留在这太危险了……”说着蹭的一下站起来就要将堵在门前的铁柜移开。

虽然气温极低,但我还是能看耶株额头上涌出了一侧冷汗,不等流淌下来就已经被冻成冰珠挂在脸上。他拿起刚刚我给的矿泉水喝了一口:“真没想到,我在这片区域转悠了二十多年,竟然还有不知道的生物。看来阿爸说的没错,什么时候都别忘记,在你眼中那些东西都是猎物,在那些东西眼中,你也是猎物!”

我摆了摆手:“秃子你别总吓唬老骨,大半夜的就知道扯淡,完了祖师爷的忌讳了?”

两人都掉了下来,我们也不指望三那个蒙古牧民,只能从其他渠道寻找出口。我掏出手机打开手电功能照了照四周,发现这里竟然是一座废弃已久的人工建筑物!我们身处的位置是在一条狭长的走廊之中,在这条走廊的顶部每隔五六米便会有一个开口,似乎是类似通风口的换气设置。不过大部分开口都已经被泥土覆盖,只有少数还透着亮光,当然想沿着这些通风口爬出去对我们来说几乎不太可能。

就在我准备去大殿西面寻找墓道的时候,骰宝忽然一把拽住我紧张的说道:“老张,那……那东西跟过来了!”我举起手电一照,脑门上三起三落又出了一层冷汗。

——世界博彩公司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