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初中作文 >

真钱麻将

2015-08-18 12:14 作文写作网 点击:
真钱麻将

焦急之中我们都忘了这茬,现在听骰宝这么一说顿时反应过来,真钱麻将瞪着眼睛点了点头:“的确是这么个理,反正早死晚死都是个死,拼了!”说罢迈开步子向着那口黑色棺椁走了过去!

“你体内有的并不是普通搽虫!”老者叹了口气沉浸在多年以前的回忆当中:“许多年前我们的部落人数很多,用搽虫引茶的习惯也延续了多年。当时如你说,搽虫还有另一个用途:养尸!我们将这种虫子放在死人体内寄养,时间长了它们便能染上尸气,到时候再取出来放进其他死人体内。配合这里特有的地理温度可保尸体不腐。

随着椅子剧烈的摇晃,真钱麻将也猛然睁开了眼睛,呆呆的望着桌上镜子里照在自己脸上的朝阳擦了把嘴角的口水:“身为一个文化人,老张你能不能有点素质,大早起来怎么张口就骂人呢!睁大眼睛仔细看看,这太阳晒的可是一张成熟英俊的面孔呐!……”

骰宝吃惊的长大了嘴巴:“外边那么多藤蔓,其实……都是一颗?!”我也在心里怀疑,这颗藤蔓不会真的像路西热带雨林里的食人巨树一样成了树精。倘若真是那种情况,以我们四个人现在的情况肯定只有站着等死的份,毫无还手之力……

黑毛野猪似乎也知道一旦被巨蟒用身体缠住将难以脱身,从原本一动不动的状态瞬间剧烈挣扎起来。巨蟒可能低估了野猪的力气,一个不留神竟然松开了嘴巴。此时在看野猪脖子上被咬的位置,除了几个白色的凹陷之外没有任何伤痕,巨蟒那恶狠狠的一口竟然连它的外皮都没能咬破!

真钱麻将寻找的十分仔细,将沿途的每一根柱子都检查了一遍,不知不觉走到侧边尽头,一面花色的墙壁止住了我们的脚步。我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这个……是画么?”不等真钱麻将回答。在另一边搜寻的真钱麻将听见后立刻开口询问:“什么情况?你们是不是发现古画了,什么年代谁的手笔啊!?用不用秃爷过去支援?”

真钱麻将看清了那大鸟的具体形状之后,顿时瞪大了眼睛:“我当是什么东西,原来是鹜鸦啊,这回可算是真遇到麻烦了。”我听了一愣,抬头问道:“乌鸦?这大鸟这么大个,你确定……是乌鸦?”

长长的松了口气,我费力的将真钱麻将拽了出来。旁边的雇佣兵却慢了一拍,我正欲出手帮忙,耳边就传来了一阵沉重发闷的摩擦声。真钱麻将听后大叫一声“不好!”,随即拉着我趴在了地上。

铁牌子上锈迹斑斑,字迹模糊不清,仔细辨认之后真钱麻将轻声读了出来:“辐射重区,闲人勿入!”(未完待续。。)

我和真钱麻将站在原地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的看着。只见老油三步并作两步飞速冲到台上,这时那刺客已经走到贵妃面前,恶狠狠的举起砍刀正欲劈下。老油当即一个鱼跃从戏台边缘跳起,从背后将那人拦腰抱住,嘴里还大声骂着:“我艹你全家,还我弟弟!”

发现这具尸体极有可能是新家营那老太太失踪已久的大儿子,我们又重新凑了过去。按照当时大脑袋的描述,老太太的大儿子没有头发,没有耳朵,鼻子和眼睛也莫名消失,只留下几个血肉模糊的大窟窿。而此时摆在几人面前的这具尸体,如出一辙的一致,仔细查看不难发现这具尸体的头发连带着头皮莫名失踪,鼻子和眼睛也全都消失不见,从创口上来看,好像是被什么东西硬生生剜掉的!

听说有酒,老七也来了精神:“六二年的?什么酒,你从哪弄的?”真钱麻将笑道:“那是我老爹的珍藏,结果一直都没舍得喝。好像叫什么‘大红……’”

骷髅原本是恐怖诡异的,但是现在被一层淡蓝色荧光包裹竟然显的美丽万分。我近在咫尺的观看,立刻被这种美丽所吸引,整个人都陶醉在其中。片刻。心里竟然真的充满了拍照的**,于是伸手从怀中摸出相机,顾不上对焦瞄准水晶骷髅就是一阵狂按快门。

真钱麻将也是一惊,左顾右盼瞅了半天最后只能躲在睡袋后边大声喊道:“我操,老张你是真疯了还是怎么的!?自己人都不认识了!”这时站在一旁的涛哥也冷笑道:“我让你们早点把他解决了,你们不听,非得等到事情变成这样再后悔!”骰宝听完满脸怒气:“解决个鸟!老张是俺兄弟,只要俺活着就绝对不会让他死!”

或许是太久没有好好休息,当我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凌晨。我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看了看时间,时针指向五点,朝阳还没有露面但天色已经大亮。真钱麻将依然双眸紧闭,脸色恢复了平日的红润。

真钱麻将仍然是环抱膝盖的姿势,将下巴轻轻低在手背上,沉默了许久,才轻声回应:“我没哭。”(未完待续。。)

真钱麻将看到这番影响顿时轻喊了一声:“卧槽!这不是那龙女的尸体么,怎么还真活过来了!?”我从身上摸出之前放好的那把美国左轮,拉开保险推上了枪栓:“这具尸体是被葬在紫柳棺材里的,在水里的时候你不是说了么,紫柳棺材里的尸体必会变为尸煞。我看这女尸不是复活,而是脱离海水阴阳相斥,变为尸煞了!”

绕到山体左侧,眼前的雪坡瞬间让我们心里凉了七分。按照这种结构来看,周围不太可能存在下山的出路。骰宝有些绝望,一屁股坐在旁边一块较为平整的冰块上苦着脸道:“两边都下不去,救援的人还上不来,这可咋办……老张,咱们这次是不是回不去了?……”

酷力见状也走了过去,探头向里看去。这一看顿时让他觉得头皮一阵发炸,整个人都禁不住哆嗦起来,一口凉气吸进口中脸色顿时变的铁青!

在这样一片暗无天日的云杉树林里,一只体型巨大的雪怪就足以让我们头疼一番,现在又凭空冒出一头同样凶猛的白熊,我甚至都在开始想象,一会自己到底会先被谁吃到肚子里,还是被撕成两段它们一人一半……

——真钱麻将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