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初中作文 >

新金沙

2015-08-18 12:14 作文写作网 点击:
新金沙

这种声音在此时的我们听来简直毛骨悚然,三个人下意识的回头去看那些沙雕。虽然声音的来源依旧是那里,但以沙棺为圆心还有十一尊,具体是哪一个我却无法听清。

骰宝恼火的说道:“失踪的怎么总是那个事多的死秃子,老张你说他是不是醒过来以后自己先跑了?”我摇了摇头:“应该不会,虽然咱们还不清楚他的来历,但是看样子他不是那种人。现在来时候的路已经被封死了,他要走也是走向另一边,没准是先去探路了,咱们也一直往前走,应该会遇到。”说着我拿起了地上的那把强光手电仔细看了看。

走了七八米之后洞口出现了一个几乎达到九十度垂直的弯道,弯道过后继续前行依然还有弯道,只是坡度更加陡峭。直到最后我索性坐在地上,改爬行为滑行,像坐滑梯一样加快速度往下移动。十分钟以后,我们弯弯曲曲不知道拐了多少个弯走了多远的路,狐狸的脚印也逐渐变淡直至消失,周围忽然豁然开朗,紧接着我就钻进了一个四五平米狭窄空间。

骰宝以为她还没想起来,继续兴奋的说道:“林大姐你忘了一年前咱们在海南岛的宠物收容所见过,当时俺穿这个黑白条的衣服,给你送去了一只受伤的小白獒,你……”说到这里,他似乎也想起了什么,呆呆的看着地上的白獒一字一顿道:“难道……难道这是……这是……”

褪去了长裙的遮掩,只见那具女尸的双腿竟然被一层肉色肌肤包裹着并在了一起,末端足部的地方还张着一条巨大的月牙形鱼尾,俨然一副传说中的美人鱼形象!

说完了这件事情,骰宝盯着李大伯询问他能不能将面罩取下来让他看看自己父亲的真实面貌。李大伯十分犹豫,倒不是别的原因。而是真的怕吓到我们。在几人的劝说下,最后李大伯终于点头同意。微微叹了口气,缓缓解开脑后的绳子将黑皮面罩取了下来。

老五听后怒骂道:“别在这扯晦气话!咱又不是在苗墓里头!闭上嘴,咱该出去了!”说完带头往回走去。新金沙和胖子也不想再多做逗留,现在体力已经恢复的差不多,就算打起来也吃不了多大亏。于是便跟在他们后面,脑袋里想着这两件身价千万的宝贝出去以后该怎么分。

新金沙把脑袋埋进我的胸膛微微点头,我轻轻拍了拍她:“不用害羞,反正你迟早都是我的女人。”她听后伸手轻轻掐了我一下,随后抱得更紧。既然她的手指有力气掐我,就证明没什么大碍,我悬着的心也放下了一大半。

刘斌陪着笑点点头:“奇怪,确实奇怪,非常奇怪……”

又一个办法失败,我有些沮丧,背靠在岩壁上轻声谩骂:“这只遭瘟的九尾狐狸到底是什么来头,竟然能在坚硬的山体内部挖掘出这么多通道?……”话还没说完,我们耳边又传来一阵轻微的摩擦声音。新金沙立即捂住了我的嘴巴:“可能是那只狐狸,别出声!”(未完待续。。)

新金沙叹了口气,举着手电照了进去。然而棺内并不像他想象中的空无一物,而是躺着一个衣着华丽的尸体。因为他处粉棺的下半部,所指只能看清尸体的腿部,心中顿觉奇怪。于是抬起头对胖子说道:“真他娘的奇了怪了,这回里边竟然有尸体了,还挺富态!”

“不是。”说着新金沙扔给我个枕头:“把脑袋平放,不然明天会更疼。”

什么都不知道的骰宝还以为两个人在闹矛盾,急忙站在中间压下陆警官已经端起的枪口调解道:“别着急别着急啊,俺爹说了,再大的恩怨都得活着解决不是,不至于动刀动枪的……”。

他这一个突如其来的举动着实把我的吓得不轻,整个人几乎都弹了起来,右手下意识去摸放在地上的扳手。不过他抓住我的左手后便没有了任何动作,一秒钟后再次无力的瘫倒在一边。这次的心跳,彻底停止了。

不等我开口抱怨,司机转头说道:“走不了撒,里个是禁区,你自个想法子吧。”我抬头向外看去,发现路还是那条路,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个岗楼,几个持枪警卫站在两侧一连严肃,其中一个正在举手示意我们掉头离开。

我点点头又摇摇头:“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这只狐狸对我们非常重要,所以一定要找到。”

——新金沙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发表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最新评论 进入详细评论页>>
最新文章
推荐文章